伟大的抗战 黎明之战(成人组一等奖 第19号作品)

发布时间:2016-01-27 阅读次数:412

伟大的抗战•黎明之战

(“勿忘国耻 共筑中华梦”征文活动成人组第19号作品  林丹豪)

 前言

倘若历史足迹是一个个闪烁生命的音符,烽火岁月就是一篇篇谱写成人性光辉的乐章,那是一种舍生忘死的家国情怀。——题记

金秋清晨,微风轻缓吹拂着天安门广场上盛开得灿烂艳丽的花卉,空气中弥漫着阵阵清幽花香,游客们总会停下合影、留恋于此,末了相视而笑。红日渐起,我们一行四位后生拾级而上,瞻仰英雄纪念碑,献上鲜花和崇高的敬意。去年此行,探访北京名胜之余,还在探寻着一段段抗日历史。只为,缅怀先烈,铭记历史,勿忘国耻。

北京国家历史博物馆里陈列着一张张日军侵华的历史铁证:日战机在重庆上空盘旋划过,实行惨烈的无差别轰炸;日军侵犯中国期间,建立研究细菌实验室;远东法庭上排列着数十位甲级战犯,他们无不在接受着良心谴责和法律制裁。还有缴获日军战俘的指挥刀,这是一位叫卫正的老兵捐献的。虽年代已远,锈迹斑斑。但意义深远。我的思绪从和平年代穿越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南京之殇

1937年的寒冬,永久成为南京心中难以磨灭的伤痛和耻辱,它像伤疤一样印烙在每个国人身上,刻骨铭心。                               

南京沦陷后,涌入城中的日15师团化身成一只野兽,松井石根举行狂热的“入城祭”仪式,他们便要实施灭绝人性的“三光”政策,完全逾越了身为军人的道德底线;更有甚者,日寇结伙闯入由几所大学共同建立的难民安全保护区里,即使门口插着数把英法美的旗帜,但他们仍置若罔闻。这可是受国际保护的区域! 光天化日下,他们进行烧杀抢奸等强盗行为,发泄着他们积压已久的兽欲。

这股噩运像洪水般迅速涌入每户家庭,也悄悄靠近着卫正一家。当日寇快速包围了南京西路一带时,许多户人家都被强行压往集市,然后日寇趁机搜刮财物,再借机进行杀人放火。

卫正由于放牛晚归,回来的路上察觉不妙,便往屋顶上躲避。他看见邻里老少及双亲被赶入集市后巷子里,然后在这个陆军大将的示意下,多把机关枪无情地扫射了村里几百多号人。亲人们一个接一个倒在血泊中,卫正现在就像被敌人用刀搅拌着内心一样,他宁愿出事的人是他自己!他狠狠拧着砖瓦、咬紧牙、控制着此刻悲痛欲绝的心。他仇视着眼前这帮恶魔,“不能冲动,此刻定不能被鬼子兵活捉了,不然只会成为鬼子的靶子, 国仇家恨就甭报了!”而他的小手中还紧紧攥着一张征兵单,现实却已给了他残酷的答复。那年小寒,他刚满18岁。                                                                                                                                   

冬至夜,南京城热闹的街道集市霎时一片死寂;巷口布满干尸顿时一片惨白;火光点燃四周建筑瞬时一片刺眼。灭绝人性的日寇,致使三十万生灵惨遭毒手。死寂的亡灵像阴霾一样,游走在偌大的南京中,挥之不去,仿佛在控诉着日寇种种残暴。     

卫正失落的闪躲在郊外丛林角落,脑子里闪过一幕幕恐怖的画面,还历历在目。他遥望远方,柔弱的心顿时刚硬起来,“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要用鬼子的血来祭奠逝去的至亲!”夕阳下的小身影,那一刻长大了。                                                       

当神圣领土一再遭受铁蹄践踏,当人类文明一再蒙受狂轰滥炸,这片土地的守望者会拿起武器,来保卫家园、捍卫主权,让侵略者为自己犯下的罪行买单,把欠下的债数倍奉还。   

联共抗日

1938年初,春天却离中国很远。日寇就像是上了发条的狼群,对抗日根据地发了狂的侵食,让国民无异于身处于水深火热中。

清晨,驻国军第31师一营操练完刚收队,一辆崭黑军车娴熟的拐个弯进入军区停靠,下车后的他主要负责各营区兵力巡视和安排部署工作,隶属第31师池峰城部独立团团长——顾华。他内心陷入种种沉思,脑海中浮现着几年前委员长“抗而不战”的政策,即使张学良将军发动了“西安事变”,但国共合作仍然有不少拦阻,不禁忧心忡忡!而且日寇近期对南京等地实行的“三光政策”,恨得咬牙切齿!他此刻多么希望上峰能抛弃个人利益得失,真正去进行国共合作,联合抗日!这样偌大的国家何惧倭寇之侵!      

他把目光转向了兵营,一群战士忙着在十米开外处移动标靶,原来他们是在举行射击比试。好些个士兵们正趴着专心等指导员发号施令,“比赛开始!”,紧张而有序的节奏进行着。“一个靶,两个……九个”,老士兵熟练的枪法让人赞叹,随着距离越远,靶心也就越难打中。“有人命中第十靶心!” 顾华凝视着远处,那个男孩站起来挥手示意,他不是久经沙场的老班长田芳,而是新入伍的狙击手卫正!                                      

在田芳的引见下,顾华向卫正握手致意,“小伙子,希望你能好好为国家效力,上阵杀敌!”卫正眼神坚定地回答着,“首长请放心,我愿亲手血刃仇人!一为国仇,二为家恨!”

三言两语过后,惆怅的天空隐隐出现近二十架日军敌机呼啸而过,他们气势汹汹地飞往徐州方向,据电报回:“矶谷师团濑谷支队今天将派出大量兵力对徐州以南的白水镇的医疗运输和物资补给之敌后抗日队伍进行打击,企图消灭共军有生力量。请各师团做好防御工作。”顾华听后走出营外,迅速集结队伍,他在众战士面前,表态:“现在正是国共抗日的关键时期,兄弟有难,我们不能袖手旁观!池将军态度也是如此!所以,现在除警卫连留守驻地外,其余一营到四营和我一同到前线抗日杀敌!”         

午后时分,濑谷支队对白水镇进行围剿,一艘艘敌机挺着数把机关枪,在低空盘旋着,突突突地叫响着,把许多无辜村民射杀了。新四军听见远方的枪声,命令战士无论如何要保住物资,马上进入战斗状态!他们与前锋部队厮杀着,卫生员许花率村民冒着危险把物资和前线受伤的战士运到山洞内进行救治。但是,再强悍的抗日部队也禁不起鬼子战机的轮番轰炸,这也正是濑谷的阴险之处!

就在日寇要发起地面袭击之时,后方数百米处的几十响迫击炮轰轰轰响起,反应不过来的日寇们就被打了个底朝天!“砰!”卫正的狙击枪干掉了一个日军副指挥,紧接着新四军也开始对前方的日寇迎头痛击,日寇就像只失措的猎物,顾此失彼地打着两方,再优良的部队也经不起这样的折磨呀!

狡猾的濑谷看见身后的树林里都是国军,心里也开始毛了,见势不妙,让中队的前锋发起冲击,然后自己灰溜溜撤兵,再不溜该被他们包饺子了!而后,这群“前锋猎物”被两方军队围剿武器,成战俘受降了!这是一次国共合作的心有灵犀! 

血战徐州

“虽然这次打跑了濑谷,但是他定会卷土重来,因为徐州的战略地位不言而喻,以目前局势看,有包括板垣、矶谷在内的四路师级日寇都在向徐州靠拢会合,现在必须主动制敌。绝不允许冈村宁次的阴谋得逞,绝不允许让南京的阴影再一次笼罩在徐州身上!”池峰城忧虑的指了下地图,“打蛇打七寸,濑谷支队武器装备优良,我们先拿他开刀!”顾华握紧拳头道,“而且狙击手卫华早前和我提议夜袭是我们最有利的作战方案,这样一来我们熟悉地理位置,就可以先发制人!”,“好,就这么办!那就先做好准备,过两天端了濑谷窝!”天上的星空闪烁着点点希望,两人在营区内初步确定了突围方案。

当西郊响起蟋蟀此起彼伏的呼唤,黑夜如约而至。据电台回报:“日铁甲装备将于凌晨运至濑谷支队,请各师团做好防御工作。”顾华此刻倍感压力,若不能在天亮前把濑谷支队一网打尽,就可能会让濑谷追着打!现在,他和独立团的战士们在矶谷师团驻地以东500米外埋伏着。

探照灯在广阔的草地上来回巡视着,就在哨兵交接之际,卫正敏捷穿过敌人视线,爬进了栅栏内,用匕首把两个哨兵抹了脖子。而后,顾华他们也潜入了敌军驻地,指示:“根据之前摸查,飞机场停放着近二十架敌机,应该在前方不远处,我们先去毁了弹药库,再去把鸡窝给端了!”                 

突然,一个意想不到的画面出现!他们经过侧面房屋传来声声求救,原来这里还有个难民集中营!当班长把铁锁敲掉后,十几号村民都被解救出来。这下,把睡梦中的鬼子吵醒了!警报声响彻西郊,“藏不住就打!”战士们齐刷刷地打着赶过来的鬼子。“咱们分开打,你带村民先撤离!”卫正示意排长。   

数不清的日寇合围了上来,形成一道火力点。枪林弹雨之间,战士们一个个倒在了血泊之中,“来吧!”,侦察兵王凯拉响了手中最后一颗手榴弹,和身旁一群日军同归于尽。侦察连把全部生命献给了国家!                

卫正带着一个班的人,突围出去。凭借着灵敏的视觉,找到机场具体位置。每架敌机上都扔上集束手榴弹,然后把每个轮子都扎破!几分钟后,一个日寇中队追了上来,“哼,投降不死!”一个指挥官吼叫着,眼看就要被围困了,卫正远远的朝着一架敌机开了一枪。机场上演着连环爆炸了,这一枪震动山谷,火光一瞬间把黑夜炸的如白昼一样明亮,山谷回荡着日寇的惨叫声。

顾华带着一个连的兵力突出重围,朝着敌军的弹药库的方向冲去,弹药库前方已经形成火力点,机关枪突突突的响起,顾华带着一个班的战士发起冲击,后面的警卫连进行掩护。敌人火力太猛,一个班的战士英勇牺牲了!                                    

顾华捂着手,一看是被步枪打到了,喘着气说,“我看日寇现在是疲于应战,就算他们是残暴的狮子,也要在他们嘴里拔出一颗颗食人牙齿!我们一鼓作气把这帮禽兽歼灭了!”第二次冲击发起,战士们在前线浴血奋战。日寇的火力点被完全拔下了,可是全连就剩下15位战士了。      

顾华带着他们,用火油浇了所有装备,焚毁了濑谷的弹药库,断了他的后路。他看了看天空,已是凌晨时分,“该来的总归是要来!”,说罢,他们躲藏在茂密的树林里,三辆铁甲战车缓缓开来。濑谷在前方狡猾地东张西望,四处射击试探。没等日寇反应过来,顾华叫喊着“中国必胜!”,便和几个战士一跃跳上铁甲车,点燃身上的炸药包,和铁甲车一起走上绝路。树林身后赶来的新四军和池峰城、卫正的31师与矶谷师团进行正面交火,日寇兵败如山倒!濑谷此刻如同被国军砍去了左膀右臂,失去了作战优势,只得携少数残兵败将仓皇逃命。

至此,台儿庄战役徐州一战歼敌1万余人,极大消灭了日军的有生力量,鼓舞了全民族抗日热情。          

台儿庄一战,在日寇身上痛快地插上一刀。日军还企图在太平洋战场上另辟蹊径,取得更大突破?然而美国回了他狠狠一巴掌,相继而来的中途岛战役、广岛原子弹事件把日本打醒了。这是一场长达八年的痴梦,现在日本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去收拾残局了。                                              

芷江现虹

1945年的八月半,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传出后,全国各地军民都为之沸腾、欢欣。有人看到天边悄然挂起了彩虹!

芷江小城张灯结彩,处处挂着红布条、新对联,如同用心装扮的新娘子。不相识的人走上街头相拥共贺,街坊邻里把食物拿出共享。这一天的到来,人们痛苦地欢呼、幸福地悲泣。八年之前,人民担惊受怕,处处硝烟弥漫;八年之后,人民欢欣鼓舞,处处百废待兴!

时光易逝,岁月已迁。战争硝烟虽已远离,但是历史不容遗忘、铭记历史、警钟长鸣,是先人们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和平年代,我们理应把明日的中国建设得更美好!理应为自己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读者评论

文明上网 理性发言
读者证号
内容
验证码

读者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0755-21385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