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的绿

发布时间:2014-10-30 阅读次数:556

光明的绿

(“我有一个光明梦”征文活动第29号作品 曹洪)

  光明绿了。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似乎一夜之间,光明褪尽满目的疮痍,披上了绿装。

  光明农场的荔枝林发而幽香,“新区绿心”中央公园的绿地秀而繁阴,玉律的温泉暖馨如昨,只是井栏上的岁月留痕平添了些许青春的色彩。红花青山,云缠玉阶当空舞;碧海蓝天,风拥蹇装林间闲。

  走进光明,我重走在一段历史里。

  随意拐进一条小巷,那些青石缝里幽深的苔藓,那些古老得有些衰颓的城墙,还有小巷里特有的古朴凝重气息,都在告诉我,光明是有历史的厚重感的。

  从远古的黄家大祠堂走来,她整整走了八百多年,唇边抿一抹苍凉的笑,却仍骄傲地挺着身板,孩子气地扳着指头细数着……她听过伟人的跫音,看过侨民的笑靥,触碰过新中国最切近的心跳,一任自己的脉动随那些远道而来的建设者们同步狂响。

  八百年的光阴,成就了光明,古老的光明!

  当年的土著居民早已湮没无闻,当年的黄家大祠堂朱颜已改。 

  曾经威严的仪仗,曾经不凡的府邸,曾经不可一世的老爷们,都已随历史远去。只有光明犹在,如一位老人,风烛残年,顶着一头白发,忧伤地看着他的儿女们。  

  陈旧的木楼,倾颓的古屋,坑坑洼洼逼窄不堪的老街,凌乱残破的门脸……

  人们叹息着,走了过去。 

  有些荒凉,有些寂寥。 

  八百年,深圳因一个小小的瞬间就足以笑傲众多城市,因为这个瞬间改变了中国。光明,站在这一瞬间的时间的流里,于2007年的春天在婉约的河风中摇曳出青春的姿态。

  我看到一个崭新的光明。 

  仿佛一棵老树,一夜春风吹开满树花朵。仿佛一坛老酒,窖藏多年终成人间佳酿。 

  光明,仿佛在一夜之间,重现青春的笑靥。 

  井然有序的“绿色交通”,鳞次栉比的“绿色建筑”,科学规范的“绿色社区”,极富文化韵味的主题公园,人行道上的透气透水砖在绿化带、LED节能灯的映射下不事张扬却深藏内蕴……光明,一夜间变得既本土又时尚,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目光:旅游,去光明,她是“绿色新城”;创业,去光明,她是“创业新城”;居家,去光明,她是“和谐新城”;看美女,还是去光明,她拥有最大的“绿色空间”。光明的美女越来越多,游客越来越多,老外也越来越多,皆徜徉于光明的“绿”里。 


图片来源于网络

  光明,成了深圳的窗口。 

  深圳人透过这扇窗看到了光明的变化,外地人透过这扇窗看到了深圳的变化,外国人透过这扇窗看到了中国的变化。 

  远古与现实,在这里交融、重叠,仿佛一组黑白胶片与彩色影像的叠加,影影绰绰间,依稀可见苍翠欲滴的绿由浅而深,渐浓渐近。 

  如果说,从前的光明是一幅水墨山水,古韵悠然。那么,今天的光明便是一帧精美绝伦的工笔花鸟,精雕细琢、色彩斑斓。置身画卷之中,赏飞红点点,听啼鸟声声,有踏青的老人,有嬉戏的孩子,有精壮的汉子,还有清山秀水滋养出的浣纱女子袅袅行来……不由人不叹一声:美哉,光明!壮哉,光明! 

  今夜,我在梦中又走进光明,聆听光明,感受光明。

  我依稀看到明日的光明,闪动着清灵的绿招引着我,我开始追捉她迷离的神光了。由澄澈的茅洲河往上看,草地上,半空中,天空中,平铺着、厚积着,满满的都是蓝汪汪、绿油油,整个就是块绿色的空灵的水晶。在这块水晶里,包着绿色的城,红色的山,蓝色的屋顶,似菊花般雍容盛开,清亮如水。

  哦,光明,今夜的你,依然满目奇异的绿。我不禁沉醉于你的绿了

主办单位:深圳市光明新区公共事业局  光明新区图书馆

读者评论

文明上网 理性发言
读者证号
内容
验证码

读者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0755-21385370